沐修

江湖夜雨十年灯

【喻黄】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上

◆对不起,我忍不住了。
◆手机只有周末能用啦,抱歉抱歉
◆变小的喻队你们看怎么样?
◆ooc属于我

——————————————————————————————————————————

      天光将亮未亮,丝丝缕缕透过厚重的窗帘照进房间里。
      黄少天伸出手摸索,闭着眼嘟囔:“队长……队长呢?”
      指尖触到一片温热的肌肤,黄少天用力一捞,把人捞进自己怀里,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

       一睁开眼,就看见一张稚嫩的脸,吓得黄少天在床上一滚,险些滚下了床。
       他惊愕地看着床上的那只小团子,看着他明显是自家队长缩小版的脸,吓得语不成句。
     “队队队队队……队长?!”

      被黄少天的声音吵醒,小团子不满地睁开眼,从床上坐起来,攥起小拳头揉了揉眼,又打了个哈欠,才看向面前这个脖子上有诡异红痕正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大哥哥。
      喻文州几乎一瞬间就清醒过来,无数的猜测想法从他脑海里飞掠而过,但面上仍是懵懵懂懂,甚至状似从容地打了个哈欠,这才开口:“……你是谁?”

      那奶声奶气的问话声瞬间萌得黄少天一脸血。
      将队长为什么会变成小孩子的事先放在一边,黄少天正色道:“我叫黄少天,是你的……朋友,你可以叫我……嗯……少天哥哥?”语气在最后带了点迟疑和试探,还有一点心虚。

      喻文州眨了眨眼,几乎马上放下了防备,无论是自己的直觉还是真实的想法都无法对眼前人升起一丝防备。
      于是他从善如流地开口:“少天哥哥。”
那声音清脆,还带着点孩童的含糊,十分可爱。

       黄少天眉开眼笑,抓了抓头发,从床上一跃而下,结果腿一软差点从床上摔下来,他小声地骂了一声,揉着腰走到衣橱那,左翻右翻终于翻出了一件当年喻文州十三四岁时候的长袖衬衫。
       当然对现在这只不过七八岁的喻文州来讲还是太大,不得已黄少天只好蹲下身帮他把袖口挽起来。

       喻文州坐在床上看着黄少天低头帮他挽衣服,金黄色的头发愣愣地支着,带着一种阳光的清爽味道,很熟悉。

       黄少天一抬头就看到对方茶色的眸子正愣愣地看着自己,让他忍不住“啪叽”一口亲在喻文州白嫩的小脸上。
       脸上温热的触感让喻文州回过神,摸了摸脸,一股莫名的热度从心底蔓上来,直蔓上耳尖。
       无意间扫见的黄少天愣愣地看着他耳尖上那一点点红晕,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时间匆匆而逝,两人早已不是当初青涩到只是嘴唇相触就能整夜睡不着的少年了。
       喻文州更是愈发从容沉稳,黄少天的百般调戏换来的不是他通红的耳尖而是自己在床上的万般求饶……

       难得今日见到如此奇景,黄少天的内心几乎是懵逼的。
       不过惊讶也就一瞬间的事,他佯装无事地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耳朵,开口平静:“怎么了?怎么红了?”
       喻文州低下头,不肯说话。
       毕竟是孩子,即使日后心再脏,如今也不过是一个比同龄人更早熟的孩子罢了。

       黄少天知道对方有些别扭,也不继续,抓起衣服交代了一声“乖乖坐一会儿”就进了卫生间。
       结果一进卫生间,黄少天就开始龇牙咧嘴无声地大喊,天知道他到底有多激动,几乎忍不住想在卫生间里蹦哒。
       等到他冷静下来,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洗漱完毕走出卫生间,已经是十五分钟之后的事了。

       循着声音走进厨房,便看到喻文州踩着小凳子站在流理台前蒸东西,听到声响, 他转过身对黄少天笑了笑,短短的小手指向餐桌。
     “少天哥哥,早上起来先喝一杯茶。”

      黄少天下意识地朝餐桌走过去,捧起冒着热气的杯子小口小口地嗫饮。

      他忽然觉得自家队长除了脸皮子薄了点,人更可爱了点以及心不那么脏之外,变小似乎没有改变他什么。
      黄少天有些泄气。

      恰好喻文州端着早点走过来,放在餐桌上。
      他转过脸对黄少天一笑,那笑容干净可爱,茶色的眸子琉璃一样透彻明亮,不像长大后的喻文州那样狭长秀丽,还是稚气未脱的圆润形状,长而卷的睫毛在眼下打下一层浅浅的阴影,柔软的黑发乖顺地贴着额头,脸颊是带着点婴儿肥的白嫩。

        然而这幅画面只抓住了黄少天一瞬间的注意力,他眼尖,瞧见喻文州有意往身后藏的手。
一把拽出对方的手,就看见那藕似的手臂上是一片红的扎眼的烫伤。

        天知道黄少天那一瞬间有多心疼,简直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他难得地沉下脸:“怎么弄得?”
        小喻文州咬着唇,低头不语。
        黄少天心头火起,忍不住拔高了一点声调:“怎么弄得?!”

        喻文州一僵,终于抬了头。
        那漂亮的眼眶红红的,含了两包泪,晶莹的泪珠顺着小脸一颗一颗滚下来,可怜兮兮地挂在下巴上,鼻头红红的,嘴唇被咬的发白,竟是哭了。
        他哭得抽抽搭搭,抓着黄少天的手:“你……少、少天哥哥……呜……不、不要生气……我错了……不……不要……不要不要我……”

        黄少天瞬间心软地一塌糊涂,也难得地慌了神。
        避开对方的伤处,将人一把抱住,轻声诱洪:“别哭……别哭……乖……哥哥错了……我怎么会不要你……乖……我最爱你了……”

        在黄少天看不见的地方,喻文州露出了一个笑。

        终究是小孩子,醒来发现身边陌生又熟悉的环境,总是恐慌无措的。
       而黄少天是唯一让他感到安全的存在也是唯一一根他想要抓住的浮木。
      而此刻,他已经拿到了他想要的保证。

      等到黄少天帮他上药的时候,喻文州才感到钻心的疼。
      他皱皱眉,受伤只是意外,方才的哭泣才是顺势而为,可没有想到会这么疼。
      喻文州这皱眉隐忍的样子惹得黄少天又是一阵心疼。
    “乖,不疼啦,哥哥给你呼呼,乖啦……”

评论(7)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