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修

江湖夜雨十年灯

【喻黄】契合(一发完结HE)

▼嗯,这是一篇苦逼高二党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伊亚镇的风景纯属虚构
▼人物ooc属于我。
▼灵感来自杜拉斯的《情人》
▼想要小红心o(*////▽////*)q好羞羞

黄少天是在伊亚镇遇到喻文州的。

六月喧嚣的风在圣托里尼岛上奇异的安静平和。

来自大海的风微微地扫过人的发梢衣角,掠过正梳理羽毛的海燕的优雅尾翼,又带着凉意卷起落叶繁花,惬意地穿梭在秀丽精致的高矮房屋之间。

暖黄色的阳光笼罩着小镇。
透明的阳光照在有白墙蓝顶的高低建筑上,打着旋落进颜色浅淡的花心里,穿过层层的树叶被切割成万千碎片摇曳在孩童琥珀色的眼眸中。

咖啡豆和麦酒的醇正香气弥漫在大街小巷之中。

温柔得就好像,整个小镇的时光都慢了下来。


他的业余爱好是摄影,兴致一到说走就走,跑来伊亚镇采风。

而几乎一到达这里,他就被深深地迷住了。

他从未见过这样一个……温柔的小镇,呆在这里仿佛时间都变得柔软起来,惬意得他不想离开。

当然,有一部分是因为喻文州。



黄少天眯了眯眼,看着对面优雅地喝着咖啡的人,想起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

大概一个月前,黄少天照例外出采风,走到公园街道的时候,他控制不住对着不远处按下了快门。

低头看了看自己刚刚拍的照片,照片中的那个人影让整个背景都黯然失色。

心里有什么飞速地掠了过去,快到他来不及捕捉。

他又抬起头望向不远处的树下。
那里蹲着的青年正在逗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细碎的阳光撒在他的白皙的侧颜上,穿过长长的睫毛在线条漂亮的眼睛下打上一层浅浅的阴影,鼻梁高挺,嘴角上挑笑得温柔。

黄少天只觉得多年前翻过《诗经》的句子又隐隐地浮现出来。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青年从衬衫的口袋里拿出一颗奶糖递给了小姑娘,慢慢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然后起身,远远地朝黄少天微微颔首,转身离去。

黄少天当时就是一愣,觉得偷拍被发现简直丢脸到家了。

然而初遇没过多久。
第二天的时候,同一个地方,他又看见了那个青年。
不过这次黄少天没敢偷拍。
他在青年离开以后默默地蹭到了小姑娘旁边,通过使用自己这张阳光秀气的脸,一个帅气的微笑和两颗糖,成功收买了小姑娘。

“不知道哦。大哥哥就是每天都会来陪我们玩,没有提名字的。”小姑娘歪了歪头,杏仁似的眼睛湿漉漉的。
“那……”黄少天试图再问出点什么。
“不过大哥哥总是记不住我的名字,但是对我们还是一样好呢。”说到这个,小姑娘瘪了瘪嘴,有些不开心。



第三天还未至黄昏的时候,小镇浸没在温暖的光晕中,树叶沙沙地摇动,猫咪慵懒地趴在树上,圆润的猫瞳看着树下。

黄少天在喻文州起身欲走时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好,前几天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拍了你的照片,今天特地来道个歉。”
黄少天笑了笑,“我叫黄少天,你呢?”

青年的目光带着一点儿讶异扫过来,“你好,我叫喻文州。”

就算是说话,喻文州的嘴角也带着三分浅淡的笑意。

这个人大概是最能解释温文尔雅的意思的人了吧?
黄少天模模糊糊地想着。

抬手看了看表,黄少天挑了挑眉,看向喻文州,“嗯……作为赔礼,去喝杯咖啡吧?”
喻文州一愣,看着眼前人亮晶晶的眼睛,说不出拒绝的话语,于是转而笑道:“恭敬不如从命。”

……………………

这样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黄少天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双手支着下巴看着喻文州,
“文州文州!”
“嗯?”
“没事我就叫叫。”
“好,我在。”

喻文州抬了眼,那样温柔的眼波扫过来,简直要把黄少天的心从胸腔里勾出来。
他好像轻轻笑了两声,声音低沉又磁性,让黄少天直发抖。

“我在。”

黄少天没有伸手触碰都知道自己的耳尖已经一片通红了,还发着热。

大概是刚喝了咖啡,有点热。
他颇有些自暴自弃地想到。

喻文州在黄少天低头之后抬起了头,目光扫过精致的咖啡店,最后落在黄少天身上,



“少天,明天……去看日出吧。”
“终于要去看日出啦?好呀好呀。”
“嗯。”

“明天见。”
“好。”

洗完澡,黄少天躺在床上,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他抚上心脏,觉得自己大概喜欢上喻文州了。



这一个月,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起看过许多风景。

在秀致的山崖上远眺过波光粼粼的碧水渊澜,水波荡漾着日落后漫天酒红的暮光;在山顶用相机捕捉过恣意翱翔的海燕轻盈的身形,听过它们羽翼划破长空时的动听声响。

他们看过凌晨六点的杳杳晨雾,见过日出那一刹晨光破云而出的绚丽璀璨。

在风车下聆听过风吹叶轮时的沙沙吟哦,也在神圣的大教堂里携手祷告。

喜欢喻文州的一颦一笑。
喜欢喻文州眉梢一挑时的风流秀丽。
喜欢喻文州低笑时的温柔雅致。
喜欢他无处不在的体贴。

最喜欢,他说“少天”时候的样子。

明明是连时光都愿意驻足的小镇,黄少天和喻文州的感情升华却快的惊人。

脑海里喻文州的样子不断闪过,黄少天的脸一片通红,忍不住开始抱着被子打滚。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

一夜的时间,有人彻夜不眠,有人安然入梦。

逗个猫,喝杯咖啡,和路边的大叔学一学风笛。
半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太阳半坠西天的时候,
喻文州和黄少天来到观景台,等待日落的到来。
“其实本来就是冲着伊亚镇的日落来的,不过开始有事没来,后来就碰到你了,今天终于有机会一起来看日落啦文州!”
“嗯,听说伊亚镇的日落一直很美。今天可以和少天一起看,我很开心。”

黄少天觉得自己脸烫烫的,有些无措地转过脸看向快要西沉的太阳。

天色是将暮未暮的橘红,天边是色彩绚丽的火烧云,静默地托起太阳,有火红的波澜在其中涌动。

黄少天有些出神地望着天际,暖黄色的光在他漂亮的眼眸里闪烁。

身后有悉悉索索的响动传来。
“少天。”
黄少天想转过脸看向身后,却被人固定住脑袋,温热的身体在自己身后,不远不近。
“嘘——听我说。”

温热的气息喷吐在耳侧,让黄少天本就敏感的皮肤起了一层疙瘩。
更何况,身后的这个人是喻文州。
黄少天握紧的拳出了细密的汗,有点僵硬地望向前方。

“少天,我喜欢你。”
“非常非常喜欢你。”
“喜欢你的所有一切。”

太阳沉沉地落下去,海在涌动,酒红的光晕一层层地荡进来,温柔的光华笼罩着整座小镇。

“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认真地在听。”
“你的每一个举动,我都在专心的看。”

喻文州的气息靠更近,他说——
“少天,每一个我认识的人,我怎样都记不住他们,三天内关于每个人的记忆都会淡去。”

黄少天从说话声中听出了一丝苦意。
他想,文州大概在苦笑。

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喻文州说了什么,顿时身体一震。
他不知道。

“可是少天,我记得你。”
“我记得你所有的一切。”
“大概是因为喜欢。”
“又或者,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

“少天,我喜欢你。”

夕阳下,猫咪抱着尾巴打滚,远方传来风笛的歌声,巨大的风车缓缓转动。

而黄少天只恍惚地想起了一句话。

“我遇见你,我记得你。
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
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

他有些无措地转过去,这次没再没人阻止。
他看见夕阳下喻文州温润白皙的脸,漂亮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

黄少天伸出手,毫不费力地拉过喻文州。
额头贴着额头。
他看着喻文州的眼。

“我也很喜欢你。”
“我觉得,你天生也适合我的灵魂。”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