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修

江湖夜雨十年灯

[喻黄]Eversleeping

不怎么会写√新人练笔练笔嘿嘿嘿√
写的没头没尾请见谅√= ̄ω ̄=
圣诞快乐!

配上[Eversleeping]这首歌食用更佳√

【壹】
Once I travelled seven seas to find my love
我曾为寻找吾爱,远涉七海。

and once I sang 700 songs
也曾吟唱千百歌谣。

Until I find the one that I belong
直到找到此心安处。

罩着黑色斗篷的人静静地站在冰冷的石床前。
兜帽宽大,只露出他弧度优美的下颚,嘴唇略显苍白,此时却勾起了微微的弧度。
他俯下身,有银白的长发流水般从斗篷中滑落。

“少天,我找到你了。”

喻文州的视线在身下人的脸上流连。
带着少有的贪婪和满足。

黄少天静静地躺在石床上。

神色安详,闭着眼,抿着唇。
金色的半长发乖顺地铺在石床上。
略长的额发碎碎地遮着喻文州最喜欢的眸子。
胸口缓缓地起伏。
没有回应。

【贰】
I will rest my head side by side to the one that stays in the night
我将与永夜中的他同寝共枕

I will rest my head side by side to the one that stays in the night
我愿栖息于永眠中的他的身旁

拉起兜帽,露出了喻文州的脸。
肤色白皙,唇角柔和地漾起弧度,挺直的鼻梁,紫色的眸,长长的睫毛蝶翼一样轻颤。

他抿了抿唇,翻身上了石床。
镶着银边的黑袍宽袖安静地垂落在石床上,喻文州已然躺下。
他伸手揽住黄少天。

“少天,你睡得太久了,醒醒好不好?”

“呲啦”一声烧灼的声响。
喻文州揽住黄少天的手感受到仿佛被烙铁烫伤的剧痛。绵延不绝地。
他慢慢地撤开手。
好像怕惊醒什么人。
抬起一看,手上却只有一圈红印。

“呵,教廷那些老家伙。”喻文州笑笑,冷冷的。

他重新伸手揽住黄少天。
把人拉到自己怀里。
不顾周身的剧烈疼痛和此起彼伏的仿佛液体汽化的声响。

他蹭了蹭黄少天柔顺的发顶。
闭上眼,神态是多年未见的真正安详。
“少天,你既然不醒,就陪我睡一觉吧。我都好多年,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叁】
whatever comes will come soon
无论何种因果如期而来

dying I will pray to the moon
待我消亡之时,我会向明月祈祷

喻文州支起身子,修长白皙的手一下一下挑着黄少天的发,依旧温柔地笑着,眼底少见的烦躁。
不管是教廷对少天下的[灼],还是少天对自己下的[永眠],他都不敢解。
没有其他原因,会伤到少天。

踽踽独行十年之久。
好不容易找到少天,怎么忍心伤他。

喻文州低头看着黄少天沉静的脸,好像明白黄少天消失的原因。

[灼]不仅针对身体,还有灵魂。
肉体疼痛,灵魂却无知无觉。
恐怕从他触碰少天开始,针对他所下的术就已经开始了。

于是少天消失了十年。
不见他,不触碰他。
因为这样就可以保护他。
真残忍,真决绝,
冷静到……令人发指

但是少天不知道,
灵魂消亡又怎样。
只要他在身边就好了。

可因为他创造的术,让他们之间,
隔了十年。
因果循环。

喻文州重新搂住黄少天。
吻了吻他的眼眸。

既然你不愿醒。
我就陪你一同永眠。

生不同裘,死同穴。

【伍】
well, if I have to I will die seven deaths just to lie
好吧,如果我不得不为之九死

in the arms of my eversleeping aim
我也会长眠于永眠之梦

I will rest my head side by side to the one that stays in the night
我将与永夜中的他同寝共枕

I will lose my breath in my last words of sorrow
我将在我最后的悲伤中停止呼吸

【伍】这个大概没有什么意义…吧?
    一点伞修和狗粮?

once I crossed seven rivers to find my love
我曾为寻找吾爱,横渡七河

and once, for seven years, I forgot my name
也曾一度忘记自己的姓名

少天失踪了好久。
多久了呢?
喻文州低头算了算,
可能,五年了吧?

没有少天的时间太过漫长,
他都快没有时间的概念了。
这样日复一日地四处游走。

从黄少天一声不吭地消失。
他就开始四处寻找。

可他找不到。一直都找不到。
仿佛世间没有这个人存在过,
干净的一丝痕迹也没有。

“我要找不到少天了。”

好像突然意识到这点。

慌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像是溺在万丈澜海里的人,
拼命想去抓住一根脆弱的浮木。
那一点脆弱的,渺小的希望。
可是,
没有浮木啊。
这些东西早在不断的寻找中沉没了。

这些年他不断地告诉自己,少天还在,他只是藏起来了,终有一天他会找到他。
刻意地不去计数时间,不想提醒自己,少天失踪了那么久了。
装作一切还在从前。
谎话说多了,他都快要相信了。

那是微弱的希望决绝破灭后铺天盖地的绝望。

忽地肩膀被人一拍。
有戏谑的嗓音自身后传来。

“呦,文州,少天还没找着呐?”

顿了良久,收敛好了表情,喻文州转过身。
“叶神怎么在这?”

叶修叼着草叶笑得玩世不恭。
“唔,刚好有点事要办。”
他扫了扫周围。

“还没找到啊?”
“……嗯”
“那如果一直找不到,你怎么办?”
“那就一直找下去。踏遍这块大陆,总能找得到。”

喻文州的回答冷静而自信。
全然没有半点方才的慌乱。

只有他知道一切都被压在他心底。
隐秘,而又安全。

他还是如前一样镇定温柔的喻文州。

“前辈呢?”
“找点药。”
“给苏沐秋前辈用么。”
“啊。”叶修伸手挑了挑眼前刘海。
“看起来,沐秋前辈快痊愈了呢?”
“差不多吧,最近嚷着要和我战一场。”带着笑意的声音。

沉默。

“总会找到的,这世间有你,话唠可舍不得走。”叶修撑起千机伞,慢悠悠地向树林里踱去,“再见。”
“再见。”喻文州拉上斗篷,向反方向走去。

ps:歌词来自eversleeping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