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修-

【楚路/哨向】失控<中下>

☆ooc,有私设
☆不定期更新
☆由于进入吃人的高三下学期,而且最近成绩很不好,上985不稳定,所以要神隐一段时间了!
☆这章比较短,对不起QAQ


中上

————————————————

路明非醒来的时候天色正暗,他茫然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试着动了动身体,从胸口传来的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气,声音惊动了旁边的伊莎贝尔。

“主席?你醒了?”

路明非扭头看她,声音沙哑,“师兄呢?”

伊莎贝尔端水的动作一顿,她的量子兽是一只布偶猫,此刻轻巧地跃上床,优雅地蹲坐在路明非身旁。

“楚师兄……他……发狂躁了……”伊莎贝尔咬了咬牙,一句话断了又断终究还是说完了。

路明非一惊,拧起了眉,“什么时候?”

“今天早上。”

“我昏迷了多久?”

“三天。楚师兄一直守在您床边,直到今天早上。”

路明非“嘶”了一声,勉强从床上爬了起来,“我要去师兄那。”

伊莎贝尔毫不犹豫地拒绝,“不行,主席,你的伤很严重。况且……楚师兄是发狂躁,您……去了也没用啊……导师教授们都在想办法了。”

路明非一怔,“我是向导。”看到伊莎贝尔仍旧不赞同的神色,他抿了抿唇,“你让医生来检查吧,我听他的意见。”

闻言,伊莎贝尔松了一口气,笃定医生绝不会让主席下床,听话地转身走了出去。

等到对方一离开,路明非就拉过一旁的镜子,盯着其中自己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命令道:“路明非,不、要、死。”

话音刚落,这个仿佛对命运下达的命令就迅速地被执行,胸口狰狞的伤口以可怕的速度愈合,强大的生命力被迅速地注入这个残破的躯壳,受损的内脏和骨骼被修复,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迸发出无与伦比的活力,镜中路明非的黄金瞳明亮而威严无比。

他活动了一下手臂,感到伤口已经基本愈合后,迅速地翻身下床去穿衣服。

就算再怎么不情愿,面对医生的肯定,伊莎贝尔也只能屈服。她带着路明非穿过条条曲折的回廊,最后远远地停在一扇门前。

“主席,我的权限只能到此为止了。”她看着路明非,咬了咬唇,难得露出了点脆弱,“试图为楚师兄做精神疏导的向导都被打伤了,楚师兄……已经完全失控了……”

路明非沉默着不说话,只目光沉沉地看着那扇门。过了一会儿才安抚道,“我的格斗可是师兄亲自教的,别担心。”

路明非独自穿过层层的门和走廊通道,走进隔离室,虽然是用来关人的,但是该有的设施一应俱全,豪华程度堪比五星级酒店。

“合着发狂躁放飞自我还能凑活着度个假……”他虚着眼吐了个槽。

下一秒,他就说不出什么话了。

两条长长的炼金锁链连在墙里锁住了楚子航的双手手腕,而他安静地低垂着头,坐在床边看不清楚表情。

“师兄?”路明非试探性地出了声,往前走了几步,接着他就看到对方猝然抬起的那双暗金色的眼瞳。

那双眼睛里几乎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看不见,只有深重的戾气和愤怒。

洛基狂躁地在楚子航身边打着转儿,看见他就求救似的朝他扑了过来,路明非眼疾手快从精神领域里捞出了黑色幼龙,毫不犹豫地丢给了洛基,然后拔腿走向楚子航。

猝不及防被丢出来,幼龙凄惨地嚎了一声,努力嗬哧嗬哧地扇着翅膀浮在空中,挥着小爪子对着路明非的背影控诉他的暴行。

接着它一低头,就看到地上仰头眼巴巴地望着他的洛基,原本优雅的雪狼此刻竟有些萎靡,尾巴可怜地在地上扫动。

幼龙心一软,慢慢地降了下去,落在洛基背上,安抚性地拍了拍洛基的头。

随着路明非的靠近,楚子航盯着他的眼睛越发幽深,身体也下意识地做出了极具攻击性的防备姿态。

路明非一边冲他摊开双手表示自己的无害,一边慢慢放出了精神触丝探入了楚子航的精神领域,对方的精神领域里仿若经受过一场狂风暴雨的摧残,精神屏障摇摇欲坠,几近破败,透过间隙可以窥见其中肆虐的精神风暴。

路明非心一沉,张开精神触丝构成网护在了对方的屏障外,拦截了外界杂乱的信息洪流,开始小心地修复精神屏障。

大概被突然入侵精神领域,楚子航恍惚了一瞬,然后他微微有些茫然地看着路明非,轻声道:“明非?”

路明非答应了一声,冲他露出了一个笑。

“伤怎样?”

路明非拍了拍胸,“没事啦,已经好啦!”

他正准备凑近点,谁知楚子航微微呼出一口气后,低下头冷淡道:“那好,你先出去。”

路明非一愣,好像明白了什么,终于有些生气,“你在发狂躁!”

“出去!”楚子航闭了闭眼,咬牙道。

“他妈的,你知不知道你会死?!”路明非上前两步用力揪住了楚子航的衣襟,然而,就算怒到极致他也仍旧小心翼翼地继续修复着对方的精神屏障。

触手被放开控制,悄然深入了楚子航的精神领域之中,开始平息精神风暴。

“我知道我在发狂躁,我知道会有这一天,你出去。”楚子航根本无法直视路明非的眼睛,扭过头不去看他。

路明非怒极反笑,他看着楚子航低垂着眼,长长的睫毛在眼下落了一片阴影,嘴唇抿着,苍白得看不出一点儿血色,忽然心头一动。

“师兄,你说……为什么……我进入你的精神领域这么轻而易举?”他掐住楚子航的下颚,强迫对方抬起头。

他的精神触角几乎是肆无忌惮地在楚子航的精神领域中蔓延伸展,完全没有遇到任何阻碍或者反抗。

楚子航却不回答,继续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出去。”

楚子航的眼里好似浮着一片薄薄的冰,将一切情绪,或爱或恨,全都掩藏其中,这样的神情显得他冷漠无比。

眼前在渐渐模糊,视野里的一切都暗下来,分解成模糊的色块和斑驳的阴影,楚子航耳边轰鸣,他知道自己又要失控了。

死死地告诫自己眼前这个人绝对不能攻击,楚子航冷声道,“我叫你出去!”

“我偏不!”路明非哼笑了一声,手搂住了对方的脖子,抬起对方的下颚就亲了下去。

>>>>>

一直苦苦支撑的理智在此刻溃不成军,楚子航完全失控,顺从心意一把搂住路明非劲瘦的腰肢将人带到自己怀中,凶狠地反客为主吻住了对方来不及撤开的唇。

唇舌激烈地辗转交缠,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唇角流下来,划过路明非弧度优美的脖颈,一路划进微微敞开的衣襟,留下一道颇有些情色意味的透明水线,楚子航蛮狠地顶开对方的牙关,勾住对方的舌用力地吮吸,舌扫过牙龈舔过齿列,大肆地掠夺空气,啧啧的水声黏腻而缠绵。

路明非被吻得几近窒息,他一手揽着对方的脖子,另一只手插在对方黑色的发丝里慢慢梳理,顺服地接受楚子航的亲吻。

他整个人坐在楚子航腿上,被对方扣在怀里,手臂勒得他生疼,路明非不适地动了动身子,结果下一秒就被人狠狠地压在了床上。


评论(26)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