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修-

【楚路/哨向】失控<中>

☆ooc,有私设
☆不定期更新
☆新年快乐!☤囍迎新春☤
☆纠结了半天要不要发,毕竟这章不甜QAQ


中上
——————————————————————————————————————————————

        路明非静静地趴伏在高处,将自身的状态调整到最佳,他的面前架着狙击枪,瞄准镜内楚子航的身影十分清晰。

        虽然由于血统优势让他成为了这个任务的主要负责人,但是楚子航还是抢过了主要的战斗任务。

        路明非叹了口气,完全没办法忤逆师兄啊。

        这念头只在他脑海里闪过一瞬,他的注意力就被瞄准镜里的东西吸引了。

        半人半龙的怪物咆哮着朝楚子航扑去,粗壮尖利的鳞爪泛着冷光径直抓向楚子航的脸,扭曲的面孔上写满对楚子航血肉的渴望。

        楚子航横刀一挡,坚硬如铁的指爪与刀刃迸溅出火花,还未有其他动作,面前死侍的头颅就“嘭”地一声炸开,脑浆黑血四处飞溅,而被爆了头的死侍空空如也的脖子上还热烈地燃烧着一团火焰,像一盏立灯。

        装备部的最新力作,为此还炸掉了两个实验室——据说合乎死亡意义的爆炸美学——谁知道这是什么。

        楚子航回头去看,就看到隐藏在高处草丛中的路明非对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然而还没等他继续查探,几乎就一个呼吸之间,数十只死侍就带着狰狞的咆哮一群群的扑上来。

        楚子航拔刀迎上,飞溅的血液和刀刃闪过的白光伴随着刀刃入肉的快意声响瞬间在尼伯龙根中展开,路明非的子弹裹着风声呼啸着钉入死侍的头颅,而后猝然炸开,一个个头颅燃烧着的尸体默然停在的原地。
——楚子航仿佛在一盏盏明亮的立灯排列成的迷宫中穿行,村雨的刀刃或一触即收,或横砍入肉,一刀必定杀死一只死侍。君焰形成的高温气浪贴着地面席卷开来,最后猝然收缩,轰然爆炸,死侍们的咆哮惨嚎充斥着人的耳朵。

        路明非的眼紧贴着瞄准镜,嘴唇紧抿,神情冰冷,修长的手指毫不迟疑地扣下扳机,他近乎完美地配合着楚子航的行动,明明两人连短暂的精神链接都没有建立过,却默契得叫人惊叹。

        楚子航杀过无数死侍堆成的屏障,踏着尸体越走越远,提刀朝着那只藏在死侍堆中的次代种杀去。

        奇妙的是,这只次代种居然是人形的状态,体表铁灰色的鳞片随着它的呼吸收缩又扩张,如机械齿轮一样拼合,发出锵锵的金属撞击声,关节反转,后肢线条流畅,强劲有力,铁灰色的龙爪长而锋利,体内想必是龙的身体构架,背后巨大的龙翼贴服着微微煽动,狰狞的骨刺倒刺沿着身体曲线延伸开来,却恰到好处的美丽得叫人惊叹。

        失去了楚子航的踪迹,路明非当机立断,迅速收拾了狙击枪,拎着武器箱从高处一跃而下,朝着楚子航消失的地方快速行进。

        次代种仰头一声龙吟,密密麻麻的死侍接二连三地扑上来,楚子航眼睛眨也不眨,周身微微漾起几缕火焰,空气的温度猛然升高,高温灼烧地空间微微扭曲,空气被压缩到极致,君焰形成一圈火浪铺天盖地地卷出去,爆炸成一圈火墙,他握着村雨的手微微一动,踏过被君焰重伤的死侍的身体,迎上了那只次代种。

        刀刃与龙爪硬憾在一起,尖锐的摩擦声带起一阵火花,楚子航收刀上撩,刀背掠过次代种的右臂,斩进旁边扑上来的死侍的脖子里,血液溅上他的眼角,带来一阵烧灼感,楚子航皱了皱眉,一步蹬地,借反冲力旋身抬刀下砍,却被次代种双臂架住。

        一人一龙正陷入僵持,一旁的死侍又一片片地围拢过来,“嘭”的几声枪响,离楚子航最近的几只死侍的头颅突然爆开,远处路明非收起沙漠之鹰,抽出短刀,加入战场。

        他在死侍群中高速移动,手中两柄弧形短刀舞成一片帘幕,S级的血统对死侍们的吸引力完全大过对死亡的恐惧,在路明非的刻意引导下,他们完全抛下了楚子航,转而进攻路明非。

        有路明非的参与,任务推进似乎易如反掌,楚子航村雨横斩,破开层层龙鳞,直接切入次代种的心脏,次代种的黄金瞳有一瞬间的明亮,它仰天一声长啸,全身龙鳞收缩,死死地将村雨卡住,一个硕大的炼金领域猝然铺开。

        楚子航的脸色微微一变,那种初代种的卵要孵化了。

        路明非突然从一旁窜出,单手在次代种头顶一撑,凌空一个翻越到了次代种背后,手中的短刀顺势从对方的脊柱中段插入,狠狠地一搅——次代种的咆哮戛然而止,黄金瞳瞳渐渐失去了光彩——它轰然倒地。

                  原本张开到一半的炼金领域又缓缓消失了。

        路明非的脸上还粘着血,落在眼角,像眼泪一样,楚子航直觉地不喜,伸手轻轻地擦了两下。

        路明非抬头对他笑,下一秒却脸色大变。

        那么多年在杀戮中养成的对危险感知的直觉让楚子航反射性地去推开路明非,结果只是一瞬间,他感到自己被人抱住狠狠地转了一个身然后被推开,血肉骨骼被破开的声音好像炸响在他耳边——他听见了洛基的咆哮——一股温热的液体溅上了他的脸。

        楚子航抱着路明非,俊美的脸上一片空白,一只死侍就站在他面前,手臂贯穿了路明非的胸口,它低低地自语,像是在狂喜得到了这么好的血肉——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隐藏在一旁等待最后一击的。

        楚子航木然地抽出被龙鳞卡住的村雨,像是尽平生能用出的最大的力气一样,一刀砍断了那只死侍的脖子。

        然后,像终于支撑不住似的,他抱着路明非跪倒在地。

        “……明非?”

        路明非觉得很疼,他从来没有这么疼过,好像又有点冷。他觉得自己好像站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又好像只站了几秒钟。

        但他又不敢倒下去,因为没有人接着他,结果下一秒,他就感觉自己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命运似乎对他太过眷顾,总在他不自知地陷入绝望时派人来将他拉出泥沼,但似乎对他又太过残忍,没人会为他停留哪怕几秒钟,仿佛救人只是顺手,救完了放他自生自灭。

        路明非也不知道这究竟算什么,但是命运对他的好承重得让他几乎承受不住,那么多重任压在他肩上,他只能逼着自己一步步走过来,因为没人会想看到原先那只小败狗。对他的残忍也让他承受不住,那么多人一个个地离他远去,他用命换也换不回来。

        如今,仿佛是因为疼到了极致,命运才吝惜地肯给他一个怀抱。

        这个怀抱带着血腥气,但很温暖,一双手将他紧紧的抱住。路明非吃力地攀上对方的肩,喃喃低语,血液不断地从他嘴里,胸口涌出来,很快染红了两人的衣服。

        楚子航茫然地低头去听,他抱着路明非的手一紧,眼里酸涩得几乎要流下泪来。

        “师兄……我……有点、疼……”路明非努力挤出一个笑,“你带我、回去……我先、睡一觉……好吧?”

        楚子航咬着牙,紧得好像牙关出了血,此刻他的脑海一片混乱,破碎凌乱的信息洪流轰击着他摇摇欲坠的精神屏障,他觉得自己耳边是好像充斥着巨大的轰鸣声,但又好像只听得到路明非一个人的声音。

        他抱着路明非,低声在他耳边说,“不要睡,明非,马上回学院了,嗯?”

        路明非觉得自己好像被吊在一根细丝上,神智脆弱得只剩下一丝清明,“可是……好冷啊、师兄……”

        失血过多让他的脸苍白无比,原本有神的眼睛失了焦,显得茫然而懵懂。

        楚子航声音颤抖,“明非,不要睡,你再撑一下,师兄马上带你回学院。”

——————————————————————

        卡塞尔学院的气氛最近有些冷凝,学生会主席和前狮心会会长双出任务,本该是马到成功的事,结果却以学生会主席重伤为结局的惨胜结束了任务。

        楚子航坐在路明非的病床旁,握着路明非的手抵在自己的额头上。自从路明非在被抢救了一天一夜之后侥幸保住命,他就一直守在对方身边。

        他忍受着来自外界纷杂的精神信息的冲击带来的痛苦,各种负面的情绪不断地朝他涌来,几乎击垮他的精神屏障,楚子航感觉自己的感知里几乎都是模糊的色块和尖锐的嗡鸣,精神图景内的冰雨变本加厉地下,路明非浑身鲜血的样子不断地在他的脑内回放。

       他想,大概等不到路明非睁眼了。

       楚子航起身,在床上人苍白的嘴唇上轻轻地,珍而重之地亲了亲,像是触碰什么易碎的宝物,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守在门外的医护人员听见“嘀”一声门响,被诺玛加固过的病房门被打开,楚子航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还是一副冷淡严肃的样子,脸色有些苍白。

        楚子航对着医护人员略一颔首,“请帮我准备一间隔离室,谢谢。”

    在医护人员惊诧的注视下,他揉了揉额角,说出了下半句,“我可能,要发狂躁了。”

中下

评论(24)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