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修-

【楚路/哨向】失控<中上>

☆不定期更新
☆ooc,有私设,
☆哨向的设定主要基于《断点续传》《全职军医》两本小说,文中讲得都是我瞎bb的。
☆谢谢大家的喜欢,特别开心!*٩(๑´∀`๑)ง*

——————————————————————————————————————————————————

路明非很快就被学院安排了向导的课程。此刻,他坐在向导专用的隔离室中,听富山雅史授课。

对方绕着教室闲庭信步地讲课。
“众所周知,哨兵具有超越常人的敏锐五感,以及强悍的身体素质。铭刻在基因里的捕猎本能和领地意识让他们具有极强的攻击性和占有欲。”
“所以哨兵的量子兽多为掠食性猛兽。”
“越是强大的哨兵,其精神壁垒就越坚固,被动地被向导入侵精神领域的可能性也就越小。反过来说,这也是评判一个哨兵是否足够强大的标准之一。”

富山雅史这时候敲了敲黑板,“哨兵能够最大程度地接受来自外界的各类信息。但并不能完全地过滤信息,随着时间推移,最终导致的结果是他们的精神过载,陷入狂躁,无差别地攻击其狩猎领域内的任何生物。”

“用专业的知识来界定,这叫五感障碍综合症。也就是你们常说的狂躁症。”

路明非举起了手,“可是,哨兵可以定期地进行精神疏导啊?”

富山雅史点了点头,“对,对于哨兵来说,定期的精神疏导是必要的。所以,我们先来讲讲精神疏导。”
“精神疏导是指向导通过自身精神力延展开的精神触手对哨兵精神领域内过载的信息进行梳理并且平息其精神领域内的精神风暴的行为。”

“但,这不意味着每个哨兵都能接受精神疏导。”富山雅史仿佛意有所指,“哨兵的警戒性很高,主动开放精神领域对他们来说,几乎相当于献上自己的生命。”

“只有他们潜意识中可以绝对信任的人才能完全进入,哨兵本人是完全无法控制的。”

“所以你所说的精神疏导也只是浮于浅层的暂时疏导行为而已,只能暂缓狂躁症的发作。只有与之绑定的向导才有完全疏导对方的能力。”

“现在我们引入一个概念——精神绑定。几乎每个哨兵都会有一个与之精神绑定的向导伴侣,两者互相扶持互相保护,全身心交付,哨兵会对自己的绑定向导献上自己的忠诚乃至生命。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讲,两者是伴侣。比如说,凯撒和陈墨瞳。”

“而有些哨兵,他们拒绝向导的暂时疏导,甚至拒绝他人接触自己的精神领域。这种行为意味着——静候死亡的来临。”

“自毁倾向?”路明非颤颤巍巍地提问,“真的会有这种傻逼?”

“当然有,”富山雅史意味深长地回答,“比如说,楚子航。”

“谁?!”路明非瞪大了眼。

“楚子航。”

“怎么可能?”

“的确如此,楚子航的精神领域拒绝任何人的进入,至今为止,他从未接受过任何精神疏导,反而全凭他A级的血统和身为哨兵的强大精神力压制。”富山雅史十分客观地下了论断,“这样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更何况,他还频繁地出执行部的任务,这所造成的精神负担更大。”

路明非下意识攥起了拳,路主席的风范尽数回归,他冷静地发问,字句简短,语气冷酷得像出鞘的利剑,“结果?”

“狂躁症,精神奔溃。”

“办法?”

“只有精神疏导,哪怕是暂时的。”

“好,”路明非的手指敲着桌面,“下一节课在明天?”

“嗯。”

他起身离开,黑色的风衣后摆被风带起,而幼龙跌跌撞撞地扇着小翅膀跟在后面。

路明非又成了那个外人眼里冷酷沉默的学生会主席。
…………

……
路明非整个人陷在宽大柔软的椅子里,曲着腿,拨通了伊莎贝尔的电话。

他低垂着眼,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声音,手指无意识地敲打膝盖,直到伊莎贝尔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主席?”

“嗯,”他简短地应了一声,“把我最近的日程排开,我要接执行部的任务,所有和楚子航有关的任务我都要参与。”

“……”伊莎贝尔愣了一下,突然小心翼翼地开口,“主席你要追楚师兄?”

路明非被噎了一下,“不是……这个你不用管,帮我把日程排开就好,辛苦你了。”

“好的。那么,最近收到的……咳,情书怎么办?”

“……”路明非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下达了一个把无数少男少女的芳心践踏在脚底的命令,“处理掉吧。”

自从他觉醒成向导并且以他进入学院后最快的速度完成向导的学业后,本来就多的追求者数量更是暴增,走在路上都有人冲出来表白,收到的情书更是不计其数,各种哨兵纷纷对他展开热烈地追求。

幸好他在外树立的是一个高冷沉默的人设,身侧三米自带杀气,没人敢扑上来,而且……最近外出都是和师兄一起的。

路明非揉了揉鼻子,抱着黑龙爬上了床。

——————————
一只穿着作战靴的脚踏上了停机坪,路明非穿着执行部专员的战斗服,贴身的衣物勾勒出劲瘦的身形,外罩一件风衣,胸前别着半朽的世界树的徽章,带着黑色半指手套的手将通讯耳机扣进耳朵,一手拎过伊莎贝尔手中的武器箱,抬头对着楚子航露出了一个微笑。

“走吧,师兄。”

楚子航看着他,“只是一只次代种,没必要这样大动干戈。”

“师兄你别想蒙我,虽然是次代种,但是那是一只龙侍。这意味着什么,你我都清楚。”

“……”楚子航罕见地叹了口气,先转身登上了校长的特快专机。

洛基却反倒很兴奋,绕着路明非转了转,抬头舔了舔他的手。

伊莎贝尔想,原来已经追到了吗,不愧是主席。

结果机舱门一关上,原本还挺拔精神的路明非立刻卸下了学生会主席的样子,懒洋洋地窝进座位里,抬手打了个哈欠,含含糊糊地说,“师兄,我先睡一觉,到了叫我。”

楚子航问:“昨晚几点睡的?”

“额……一、一……四点……”见楚子航皱起了眉,路明非慌忙解释,“我就收集了一下龙侍的资料。”

“以后别这样了,对身体不好,睡吧。”楚子航在路明非身旁坐下。

闻言,路明非偏过了头,闭上了眼。

时间过了很久,确定路明非已经睡熟,楚子航才轻手轻脚地给对方披上毯子,然后继续低头翻看龙侍的资料,脑内迅速构思着对敌方案。

他纤长的睫毛垂下来,黄金瞳是隐隐约约的温和颜色,鼻梁高挺,薄唇紧抿,英挺得像一把出鞘的利剑。

本来平稳的飞机突然一个急转,还没来得及去护住路明非,肩上就是一沉,楚子航微微偏头,就看见路明非称得上沉静的睡脸,他慢慢地放松了一直挺得笔直的脊背,靠向了椅背,让路明非睡得更舒服一些。

幼龙也蜷缩成小小的一团,虽然长大了一点,但仍旧是胖嘟嘟圆滚滚的一团,他将自己的头搭在小小的两只前爪上,龙翼贴服在脊背上,趴在软垫上睡得正香。
然而,最令楚子航惊讶的还是洛基。不同于往日冷淡甚至远远避开其他向导的量子兽,此刻他趴在幼龙身旁,将对方护在了由自己身体圈成的保护墙内,眸光温柔。

还能是因为什么呢?楚子航想。

毫无疑问。

但是不行。他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几乎濒临崩溃,随时会爆发狂躁症,然后迎接死亡。
更何况,如果路明非进入了他的精神图景,那等待他的,是无星无月的永夜,是刺骨的冰雨,是他楚子航一辈子都逃不出去的梦魇。

————这么多年,他一直活在那个雨夜里。
黏腻的血,飞溅的泥,冰冷的雨水和黑影如同跗骨之蠧死死地纠缠着他,从十八岁至今,潮湿的气息如影随形,仿佛浸透了他的骨骼血肉,甚至灵魂。

他随时准备着直面奥丁拔刀一战,即便像那个男人一样消失在某个雨夜里,被所有人遗忘。

路明非值得更好的。

…………
等路明非再次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而楚子航正襟危坐,眉眼低垂,侧脸俊美得宛如神袛。
他正在擦拭着村雨。

路明非利落地打开装备部给他的手提箱。

改装过的沙漠之鹰,两把日本分部赠送的短刀——是他的武器。

一把狙击枪,一颗被小心收藏在密封的石英玻璃管里的贤者之石,纯粹由精神元素组成的弹头里有红色的光芒隐隐流动。——那是为了防止那头初代种的卵提前孵化成熟的二手准备。
另外还整齐的码放着数百颗由装备部的炸弹狂人门最新研制的高爆子弹。

路明非长出了一口气,掂了掂沙漠之鹰,随手一转插进自己的腰间,合上手提箱,对楚子航说,“走吧,师兄。”


——————————————————————

评论(48)

热度(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