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修-

谢绝转载
天哪每次主页介绍都会写完不久就会消失我懒得写了

【楚路/哨向】失控<上>

♪ooc,有私设
♪不定期更新

————————————————————————————————————

路明非从来没有想到他会觉醒,毕竟在二十三岁这个早已过了判定期的年纪才觉醒基本上算是千里挑一的事,但如果再加上觉醒成向导的话,这件事的概率大概会变成万中无一。

忽略败狗师兄在守夜人论坛上发出的颇具三流狗仔色彩《“震惊!学生会主席竟觉醒成……?!”》的帖子后在学院里掀起的轩然大波,现在对于路明非而言,最头疼的,大概是如何解释他的量子兽。

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精神领域内,那只圆的像只球的胖乎乎的黑色幼龙,又看了眼面前自己导师古德里安教授殷切的眼神,内心咆哮道卧槽怎么办尼德霍格啊我去一出现绝逼连人带龙被轰杀成渣有没有变小了有什么用卖萌也拯救不了我啊我靠!

他一咬牙,闭着眼睛就将量子兽召唤出来,正在打呼噜还冒着鼻涕泡的黑色幼龙一下子落在他的臂弯里,被他抱着递给了古德里安教授。

预想中的一级警戒,警报尖锐作响,各类火炮激光炮从学院里各个匪夷所思的角落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探出来对准自己然后万炮齐发的想象并没有实现。

古德里安教授的眼睛亮晶晶的,手臂颤抖地接过幼龙,手指拂过幼龙狰狞的龙角,半透明的膜翼,似是不可置信地用颤抖的声音说道:“龙……?龙?!”

路明非捂住脸,“是……教授,我……”他咽了咽口水,“你听我解释……”

“哈哈哈太棒了明非,不愧是唯一的S级哈哈哈!”

不是?等等教授!你不觉得哪里不对吗!?这是龙!黑龙!你仔细看看啊喂!

路明非徒然地举着手,看着古德里安教授兴奋地远去。

等不到第二天,又一波热潮迅速席卷整个学院,继败狗师兄的新帖“男默女泪!神眷之樱花的量子兽!”被顶上守夜人论坛头条后,新闻部的“关于学生会主席李嘉图·M·路的最终归宿!你不可以不知道的几个cp!”点击量光速破亿,一举超越挂在上面的其他几个相关帖子。

帖子360°无死角无节操的截取了上千张自路明非入学以来与之有过接触的各类人物,从与他勾肩搭背的凯撒到为他发帖用人情交换的楚子航,从独独对他青眼有加的零到上杉绘梨衣,从红发巫女到被他在里约热内卢救下的维多利亚,从同寝之谊的败狗师兄到主席助理伊莎贝尔,男女不限,各色人物你方唱罢我登场,资料里时间精确到秒地点精确到经纬度,图片高清,详细到连路明非某天借过笔的学妹都有。
发帖人就诸人性别性格以及与路主席之间的羁绊展开丧心病狂地分析讨论,甚至根据未来孩子的长相性格血统性别的各种可能性列出了一列清单,最终发起投票,“楚路”这个cp以超出第二名数千票的的成绩位列榜首。

路明非坐在宿舍里,腿上卧着黑龙,面色僵硬地看帖。

在扫到那张他背着师兄走出北京地铁尼伯龙根的照片时,他抚摸幼龙的手一顿。
照片显然是偷拍的,但无奈角度刁钻,在经过新闻部众狗仔的润色后,画面变得唯美至极。

照片里楚子航趴在路明非背上,狰狞的伤口遍布全身,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异常苍白的脸半埋在路明非的颈窝处,额前半长的刘海挡住了阖着的眼睛,有一种异常羸弱的美感。
而他半低着头,正跟楚子航小声地说些什么。

——“血与火的浪漫。”

路明非抽了抽嘴角,扫了眼下面的分析,“而这种全身心交付的信任更令人憧憬!不管是战时的绝对信任还是战后的耳鬓厮磨,都令人触动!不愧是楚路!”

妈的,路明非终于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给师兄看见就不只是浪漫了,我看你都得跟着一起烂。
败狗师兄究竟哪里找的人才?

刚这样想着,大概是手上的力气重了一些,黑龙抬起脑袋,扇了扇小小的翅膀,轻轻地“咪”了一声。
路明非抱起他,一人一龙脸对着脸,大眼瞪小眼。
他叹了口气,“明明是只龙,怎么这么衰?”他掂了掂龙,“还这么胖。”

幼龙昂头“咪”地叫了一声,冲着路明非吐了一口龙息。说是龙息,其实就是一口气,连路明非的刘海都没吹动。
“哎,弱气的不得了。”

门被有节奏地敲了三下,路明非愣了愣,一边起身去开门,一边问:“谁啊?”
门外传来简短的回复,“是我。”

路明非眼睛一亮,冲过去一把拉开门,“师兄你出完任务了?”
门打开了,但先进来的却是一只体长将近两米的雪狼。
在路明非看来,这只雪狼简直漂亮矫健到了极点,毛色雪白,皮毛柔软,体格强壮,身上的每一根线条都流畅得不得了,步履优雅,姿态高傲。
大概是狼王那一挂的,路明非想。

楚子航随后走了进来,他的目光直接落在了路明非身上,“嗯,听说你觉醒了,先来看看你。”

“这是师兄的量子兽?”虽然无数次从别人口中听到过师兄的量子兽雪狼有多么优雅强大,但作为普通人的路明非在此之前从未见过存在于另一维度只能被哨兵和向导看见的量子兽。

“嗯,”楚子航略一颔首,“叫洛基。”

洛基绕着路明非转了一圈,像是表示亲昵一样蹭了蹭他,然后在他腿边优雅地趴了下来。见此,楚子航眼中诧异一闪而过。

路明非摸了摸洛基的头,然后托着幼龙把它举到楚子航面前,“师兄,我的量子兽。”

“是不是特别衰,明明是条龙,大概得靠卖萌为生了。”

楚子航接过幼龙,揉了揉它的小爪子,“不会,很可爱。”他顿了顿,“很像你。”

路明非:……

他无奈地接受了这个对于楚子航来讲,或许是夸奖的评价。

“向导有强大的精神力量,容易接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精神信息,比如负面情绪等,如果精神屏障不牢固,或者根本没有构建精神屏障,向导很容易因为收到的干扰过于庞杂而精神崩溃。”楚子航认真地看着路明非,“你刚刚觉醒,学院应该很快会为你安排这些课程,在你完全掌握如何构建精神屏障之前,最好不要外出,如果一定要的话,”他顿了顿,“你可以叫我。”

路明非愣了愣,挠了挠已经被打理的很柔顺服帖的头发,笑道:“没有……这么夸张吧……”

声音在楚子航愈发冷峻的表情下渐渐小了下去,路明非吓得赶紧住了嘴,师兄好像……生气了?

看着眼前人默默地低着头,一副被吓到的忏悔样子,楚子航在心里叹了口气,明明已经是学生会的主席了,看起来在外面威风八面冷酷沉默,结果在自己面前还是没变。

路明非还穿着黑色的长风衣,整个人挺拔劲瘦,微微低着头,黑色的头发经过专业人士的打理变得极其柔软服帖,完全是学生会路主席帅气冷酷的人设,此刻却委屈的像只猫。

楚子航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对方的头发,“抱歉,但是如果没有构建精神屏障的话,你会很难受。”

路明非道:“是我的错,但是太麻烦师兄了。”他低着头,看着楚子航怀里的幼龙。

幼龙在楚子航怀里好像呆的很舒服,竭尽所能地卖萌蹭手,看得路明非一阵头大。

“师兄,它是不是喜欢你……”路明非苦逼兮兮地看着楚子航,“果然看脸是不分性别的吗……”

楚子航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正在打滚撒娇的量子兽。

由于哨兵天生强大的占有欲和捕猎本能,向导哨兵的量子兽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甚至向导的量子兽会单方面的防备警戒哨兵的量子兽。

而也只有经过了绑定的哨向伴侣,才会这样全身心的将几乎相当于自己第二分身的量子兽完全交付给对方。

所以,这是……?

楚子航咳嗽了一声,耳尖漫上一抹红,看着茫然的路明非,把幼龙递回去,郑重地交代道:“不要随便把量子兽交给别人。”

“哦……”

————————
你们帮我给幼龙取个名字呗……我取名废啊……

中上

评论(25)

热度(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