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修-

谢绝转载
天哪每次主页介绍都会写完不久就会消失我懒得写了

【叹封】如初

♪是刀是刀是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感觉被捅一点都不会痛的刀!
♪ooc预警

————————————————————————
桌上的手机第三次响起来。

封不觉随手套了件薄风衣,晃晃悠悠地下了楼。
刚踏出大门,迎面就是一阵寒到骨子里的风,封不觉紧了紧衣服,冲男人笑了笑。

男人看着他空荡荡的脖子皱了皱眉,回车里拿了围巾快步走过来给他围上。
身体仿佛一下子变得温暖起来,封不觉扫了眼对方的围巾,呦,还是同款。
坐进车里,他就懒洋洋地向后一靠,偏着头看男人熟练地开车在拥挤的城市里穿行。

傍晚时候的城市像一个巨大的怪物,轰鸣着吞吐喧嚣和烟尘,行人神色匆匆,来往车辆如流,灰暗的色调像是被打上了一层怀旧风格的磨砂效果。

封不觉享受这刻。
伴随着一段起伏并不明显的旋律,他小声地哼唱道:“尖叫啊,呻吟啊。地狱那无穷无尽的黑暗哟妖精、怪物和恶鬼,怀抱断头等着你的光临,下去吧,人类啊,快坠下来吧……”
    “下去吧,下去吧,地狱那无穷无尽的黑暗哟火烧啊,水淹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人类啊快掉下来吧……掉到地狱的最底层来吧。听啊死人们开始吟唱,在血池,在火海,在针山……”

“在唱什么?”男人冷不丁开了口。
封不觉道:“听起来挺黑暗的对不对?……我九岁的时候看了一本漫画,抑郁了好几天。”
而且最后居然被还是小朋友的王叹之开导了,明明担心得要死,说话还结结巴巴的,却意外的温柔坚定。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两声。

男人偏头看他,像是也想到了什么,低低地笑了两声:“小的时候总是这样。”

“但是,以后不论怎样,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我保证。”

封不觉一愣,手指无意识地蜷缩起来。
男人的话居然跟那时候说的一模一样。

沉默了一会,他不再回复,扭头盯着窗外。
车内的气氛陡然冷凝下来,男人却不以为意,自顾自地开着车。

华灯初上,男人才将车停在了停车场。
两人一起从车里出来,两个不同类型的帅哥并肩而行,顿时吸引了一大群人的目光。

封不觉虚着眼看向被搭讪女孩围起来的男人,在心里叹了一声还是这样就准备上去帮忙,结果男人已经游刃有余地礼貌拒绝了那些人,虽然手段极其温和,但那种不容置疑的口吻已让人退缩。

不多时,男人周遭蠢蠢欲动的人已经稀稀拉拉地离去。他看向封不觉,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让你操心了这么多回,我总得有点儿长进吧?”
封不觉斜了男人一眼,眼角微微挑起,勾得男人一愣。

他温和又腼腆的笑了笑,“进去吧?嗯?”

整个晚饭可谓宾主尽欢,男人贴心地挑走了封不觉不喜的菜,两人从人文历史聊到军事政治,所涵盖的范围极广,男人却总能跟上话题。

——至少封不觉聊的很尽兴。

两人都喝了点酒,坐上车的时候封不觉已有些微醺,整个人迷迷糊糊地靠在副驾驶座位上。

黑暗中,男人探过身来吻他,他的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封不觉的后颈,拨开略长的发丝去吻他的眼角,一种迷乱的令人头晕目眩的气息在车内无声地弥漫开来,狭小的空间内温度节节攀升。

封不觉闭着眼睛,手臂揽上对方的脖子,仰着头任由对方的吻落在自己的脸颊鼻翼。

男人温热的吐息喷吐在他的耳际,封不觉听见对方小声地叫,“阿觉……”

下一刻,封不觉推开了男人。

他重重地靠回座位,抬手整理衣襟,沉默了一会儿,才沙哑着嗓子说,抱歉,我想回家。
男人低低地应了一声,发动了车。

封不觉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

封不觉没有开灯。
他靠进沙发,单手开了一罐啤酒,一口一口地喝起来,窗外依旧车流如织,汽车嘶鸣着靠近又轰鸣着开远,冰冷的月光透过斑驳的树叶缝隙照进屋子,映着封不觉毫无表情的半边脸冰冷而漠然,像一尊毫无生气的石雕。

他咽下最后一口酒,拔出了SIM卡,掰断了丢进垃圾桶。茶几下的抽屉一拉,又是一张新卡。
手机屏幕亮起又熄灭,自始至终,都无人过问。

他抬眼,整个家里空荡荡的,毫无人气,仿佛只是一个暂时的落脚点,肉眼可见的细碎尘埃漂浮在光里,又渐渐地隐没在光与暗的交界线中。
房间里极静,一个人呼吸声隐隐可闻。

这一刻,封不觉难以控制地想到王叹之。

想王叹之买东西喜欢一式两份,想他车技很好,开车的时候侧脸很好看,想他虽然总是说要平衡饮食但是还是会挑走他不喜欢吃的东西,想他吻他的时候喜欢用手指摩挲他的脸,想他无论等多久都永远不会催促,想他永远都是安静地守候。

想他因为太温柔而总是学不会拒绝,想他太坚定而总是爱叫他“觉哥”。

“王叹之,”他低声道,重新开了一罐啤酒,“这时候,你在哪里呢?”

————————————————————
①来自《惊悚乐园》登楼记  原文

◤灵感来自“人人似君影,犹道不如初。”◢
◤嘛,全当我考试没考好报复社会的产物了◢

◤想要评论!给我点感想啊!❁.*・゚圣诞快乐🎄◢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