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修

江湖夜雨十年灯

【叹封】双向欺瞒<中下>

♠死神叹×恶魔封
♠严重ooc
♠这是一个吐槽吐的不太好的觉哥。
♠谢谢喜欢!

中上
==========================================

    封不觉照旧偶尔出去坑蒙拐骗,得意洋洋地自诩除暴安良。
    王叹之仍然每天中规中矩地完成死神和医生的任务,然后去觉哥家蹭饭。
   
    此刻,封不觉扫了扫四周,感叹了一句医院仍旧鬼气森森,鬼才济济出我辈后,好脾气地蹲下身,死鱼眼无神地盯着面前虚幻的小女孩,问道:“干什么?”
   
    真是粗暴啊觉哥。
   

    小女孩一手抱着洋娃娃,伸出一手试图拉住觉哥衣角。
   
    “你是天使吗?”
   
    “切,”封不觉从怀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天使有我这么帅气的脸吗?”
   
    他剥开壳,然后把棒棒糖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啊,草莓味的。
    小叹粉红色的少女心呦。
   
    小女孩眼泪汪汪。
   
    封不觉的背后唰得一下张开一对蝠翼,他对小女孩笑了笑,“哥哥是恶魔哦。”
   

    她搂紧了洋娃娃,“你会答应我任何要求对不对。”
   
    封不觉舔了舔棒棒糖,漫不经心:“不一定,比如如果你想拿灵魂来交换让我把你变成小天使或者小公举,那就算了。”
   

    “我看到死神把我爷爷的灵魂带走了。”小女孩抬起头,窗外斑驳的光照在她的脸上,显得整只鬼诡异又阴森。
   
    “你把我爷爷带回来,好不好?”
   
    “咔啦”封不觉咬碎了口中的糖,草莓的甜腻一瞬间席卷了整个口腔。
   

    “到死神手上的灵魂就没有抢回来的理。”他拍拍衣服,准备回去写稿。
   
    本来就没准备坑这个小女孩,纯粹无聊罢了。
   

   “你不帮我吗?”
    “可是……我知道那个死神是谁,嘻嘻,那个叫王叹之的大哥哥哦。”
    “明明是我爷爷的主治医生……”
       “不可饶恕……嘻嘻……你说对不对……?”

       封不觉顿了顿,重新蹲下来。
      “死神只是送你爷爷离开而已。”
      “不可饶恕什么的,”觉哥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哼笑,“小孩,你中二病提前了吗?”

他靠近小女孩:“不要试图伤害他。”

女孩子虚幻的灵魂一阵波动。
她尖利着嗓音:“你不愿意帮我,总有恶魔愿意!”

封不觉敲了个响指,一瞬间的威压吓得女孩噤了声,疯魔扑克浮现在他指间,“让那些低等恶魔尽管来找我。”

他低下头,神色莫测。
“我没猜错的话,你的时间,也快到了吧。”



像是为了照应这句话,更深的黑暗处,死神的脚步声低低地响起来。

“呵。”
恶魔随手将棒棒糖棍丢进垃圾桶,再一次消失在医院里。

——————————————————————————————————

王叹之在一天之内第三次踏进医院。
这次要带走的,是一个小女孩。

唔,跟爷爷一起出了车祸,昨天晚上爷爷抢救无效死亡。
今天到她了。

王叹之往口袋里摸了摸,抽出了……一根棒棒糖,蓝莓味的。
送给小女孩吃好啦。

他顺着灵魂的轨迹一路找寻,终于在某一条走廊上看见了自己的目标。



小女孩抱着洋娃娃,愣愣地看着封不觉消失的地方,毫不在意走到自己身后的王叹之。

小叹转到她面前,蹲下身,递给她一根棒棒糖。
“小妹妹,跟哥哥走吧。”

女孩将目光移回来,突然抓住了面前人的手。

“大哥哥,我看到了。”她的眼里闪过一道诡异的光。

“……什么?”



“另一个大哥哥,那个恶魔。”

女孩子诡异地笑起来,尖利的笑声令人不寒而栗,她摸着洋娃娃的头,笑嘻嘻地道:“就是那个和医生哥哥你在一起的大哥哥呀!他是恶魔呢!”

顿了顿,她抬头看了看王叹之的神色,重新笑起来,语气充满了恶意。

“怎么?死神哥哥,你不会不知道吧?”

王叹之僵在了原地。
——觉哥?恶魔?

女孩子还在火上浇油。
“他刚刚还在这里哦。”她困惑地歪歪头,“为什么哥哥你一来他就走了呢?”

她咯咯地笑起来:“他在欺骗你吗,医生哥哥?”



王叹之瞳孔里的红光越来越重,细碎的黑炎有些不受控制地燃起来。

觉哥,在骗我?

心里怀疑的种子终于在这一刻破土而出,瞬间长成了一颗苍天大树。



觉哥……在欺骗我吗……?

王叹之强压下自己快要失控的力量,死神镰刀一闪,他看了看其上比平时更加雄浑的黑炎,勾住女孩的灵魂。
“跟我走。”


……………………………………



次日晚。
封不觉啪嗒啪嗒地敲着键盘写稿,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他把键盘一甩,往椅子上一摊,看着虚空发呆。



果不其然,五分钟后,伍迪优雅地翘着腿出现在沙发上。

“嘿嘿嘿,看起来,你好像早知道我要来?”

“笑话,本大爷的蜘蛛感应在五分钟前就告诉我你这个人渣会来。”

“来干嘛?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嘿嘿嘿嘿……”

“你上上次告诉我好消息的时候,小叹黑化。”
“你上一次告诉我好消息的时候,我变成了恶魔。”


封不觉平静陈述,而后突然暴起,数张疯魔扑克以雷霆万钧之势朝伍迪飙射而去,“所以你这个阻止我转职成大魔法师的混蛋到底要告诉我什么好消息啊!?”

坐在沙发上的伍迪猝然碎裂成万千光点,而后在餐桌旁重新凝聚。

“哎呀,就是王叹之失控了,嘿嘿嘿。”伍迪用中指推了推眼镜,贱笑道。



封不觉一顿,“什么?”

“我说,王叹之,out of control。”伍迪伸手在空中优雅地写出了一串英文。

“怎么回事?”

“引魂的时候碰上了一个灵能力者,不愿意死亡,还自以为能抵抗死神,”伍迪耸了耸肩膀,笑得不怀好意,“本来就已经压制不住第二人格了,现在……嘿嘿嘿……”



料想以小叹黑化后的战斗力暂时不会有事,封不觉反倒好整以暇地坐下来,准备把事情问清楚。

“小叹的第二人格一直从15岁那年第一次出现之后一直稳定到了现在,现在你突然告诉我他其实压制不住他的第二人格了……”封不觉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目光锁定伍迪的脸。

“事实上,”伍迪一把捞住刚刚出现的阿萨斯,手指灵巧地给它顺毛,“到昨天之前,他的第二人格还安稳地被封印着。”

顿了顿,他举起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



“别怀疑,这可不是我做的。”

“是你哦,嘿嘿嘿。”

“要是你现在告诉我,其实我有第二人格,并且他在昨天觉醒了,然后让小叹黑化并且身为主人格的我没有任何记忆的话。”封不觉扬了扬眉,“我现在就送你回地狱。”

伍迪抱着猫:“昨天负责那个小女孩灵魂的是王叹之。”



封不觉翻了个白眼,默默地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他喵了个咪的。

“被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发小瞒了一件关于发小本身另一面的事,这个不是什么小事啊……嘿嘿……”伍迪不怀好意地开口,带着恶意的笑,“不要否认,换成其他也许没什么,但这个发小是你,对他的影响力已经不止于此了。”

“我这算不算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
所有事情的导火索其实不过是封不觉欺瞒了王叹之。

封不觉向来孤独,即使他并不在意。但人类做久了,终归害怕失去,也并非执意隐瞒,他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而已。

更何况,小叹是导致他被伍迪暗算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大概能想到小叹知道后痛哭流涕地抱着他的大腿道歉然后投案自首的结局。

封不觉:…………

——————
明明初衷是为了小叹,瞒了这么多年,结果还是间接导致了的他的失控。

========================


伍迪看了看封不觉一脸便秘的表情,好心提醒:“再不去……嘿嘿嘿……”

封不觉打了个响指,整个人开始化为黑雾消散。
“不知道主角总是最后出场的吗?!”

“拭目以待。”

评论(1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