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修

江湖夜雨十年灯

【叹封】双向欺瞒<上>

♠第一次写叹封(●°u°●)​
♠ooc严重,原谅我o(*////▽////*)q
♠慢热
♠死神叹×恶魔封
♠比心(๑╹ڡ╹)╭ ~ ❤爱你 ——————————————————————————————————————————
   他躺在床上,静默着等待死亡。
   

    现在是凌晨两点。
   

    天色暗沉,在这个处所里见不到一丝天光。
    如墨的黑暗像粘稠的沼泽将一切声音吞噬殆尽。
   
    消毒水的气息充斥在鼻翼,濒临死亡的绝望铺天盖地,如山一样沉重地压在他的胸腔上,令他呼吸困难。
   

    “我不想死啊……明明、明明我才二八岁啊……我…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死啊……”
   
    像是触动了什么点。他突然开始挣扎着起身,想去按床头的铃。
   
    “我不要、不要死……”
    “医生……救我啊……”
    “救我……啊……”
   

    有风骤起。
    不知何时,窗外有冰冷的月光照进,月影斑驳,照在他苍白惊惧的脸上,更显得他如鬼魅一般。
   

    在这个万物静默的夜里,有比夜色更浓重的黑雾从地上盘旋而起,交缠着上升,最后飘忽着成了一个人影。
    一只白皙的手倏忽破雾而出。
   

    他呆怔地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
   

    这是个苍白瘦削的青年。
    休闲服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他劲瘦的腰肢和修长的腿。
    面部线条略阴柔,脸庞斯文清秀,好看地过分。
   
    小白脸,他想。
    今晚发生的事太过诡异,竟让他脑袋当机开始计较对方的长相。
   

    最后是对面那个懒洋洋的青年发了声:“我说你到底召唤本大爷来这里干什么?”
   
    啊,声音也挺好听。
   
    他回过神,终于后知后觉地发起了颤,“你……你是谁……?”
   
    “哈!”青年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笑,像是找到了发挥的机会,“既然你寡廉鲜耻地问了,那我就义薄云天地回答你,正所谓…………说得就是在下了。”
   

    他忽然觉得有些生无可恋。
   
    “你是……你是,恶魔?”他喃喃自语,“我的上帝!”
   
    青年走近病床,挡住了窗外的月光,逆光下他红色的眼睛亮而妖异。
   
    “你的上帝正忙着跟地狱谈判呢,谁有空关心你的祈祷?”
   
    “我从没见过一个信奉上帝的人在临死之前的不甘和绝望竟然召唤了恶魔,嘿嘿嘿……”封不觉冲他歪了歪头,笑得不怀好意,“讽刺哦……”
   
    “你……”
   

    “好了,言归正传,想要我做什么?”
   
    他咽了咽口水,干涩地发问:“什么都可以?”
   

    “对。”
    “活下去……也行?”
    “对,活下去……长命百岁……也可以哦……”封不觉压低了声音,万分的蛊惑。
   

    “你要什么……?”
    “和聪明人就是好说话,简单,你的灵魂。它在死后归我所有。”封不觉冲他勾勾手指,“便宜划算,送货上门,包君满意。”
   

    “……”
   

    “再遥远的来世也比不上现在,不是么?”
    “下辈子,对你们人类来说,多虚无缥缈的东西啊?”
    “你才二十八岁……”
   

    恶魔低低地蛊惑着,声音飘散在黑暗里,像是夜生的藤蔓,蜿蜒着缠上了人类脆弱的灵魂,慢慢地收紧,束缚……
   
    “好……”他的声音不可抑制地颤抖,为着不可知的未来,也为了即将出卖灵魂的交易。
   
    然后落网。
   

    “呵呵……”恶魔笑了笑,手指一闪,一张扑克就被夹在两指之间递给了他,“签上你的一缕灵魂,唔,写个名字就好了……”
   
    那牌金属材质,铭刻着复杂的符文,莫名的图腾蜿蜒其上,异常的华丽。
   
    他怔怔地盯着它看,并不动作。
   

    “死神要来了。”
   
    被恶魔毫不在意的语声惊起,在理解了封不觉所言以后,他开始不自知地颤抖,努力地划开手指,小心翼翼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他似乎真的听到锁链哗啦作响夹杂着镰刀拖拽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深重的寒气。
   
    他抖着唇,抖着手,到最后竟难以写下自己的名字。
   

    “啧,一米六什么时候这么大排场了?出场还自带寒气和BGM?”对面的恶魔小声地嘟囔,最后抬起那双死鱼眼看过来,“虽然人我认识,但是目睹被抢工作现场,嗯……谁都不太受得了……所以……”
   

    正说着,声音由远及近,在病房门口停了下来。
   
    “扣扣扣。”
   
    “我可以进来吗?”温柔好听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此时对他来讲却不亚于听到地狱的邀请。
   
    他抬头向恶魔求助,却看到对面恶魔的表情也是呆怔。
   

    此刻封不觉的内心里几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卧槽今晚小叹负责医院?
    他不是昨晚吗?
    吞天鬼骁那个臭小子!
    妈的被坑了!
   

    封不觉的头脑飞速得转动,而门口的把手已经缓缓转动。
   

    最后他只好忍痛放弃了快到手的灵魂,走为上策。
   
       当然,走之前的风度还是要的。
    “不好意思,你的上帝不让我救你。”封不觉一脸戏谑地冲病人摇了摇手指,收回了扑克,
   
    “哧——”恶魔化为一道黑雾,消散在空气里。
   

    与此同时,病房的门被缓缓拉开。
   

    刚化为实体,封不觉就往沙发上一倒,毫无形象地翻着白眼喘息。
   
    “怎么了喵,坑个人这么麻烦吗喵?”阿萨斯优雅地蹲坐在地上。
   
    “坑人没坑成,差点被鬼骁那臭小子坑了。”封不觉伸手往沙发上一模,勾到手机打开就看到吞天鬼骁发过来的短信。
    【今晚跟小叹哥换了个班,别给他逮住了。】
    发送时间是两个小时前,显然,大文豪封不觉并没有关注手机短信。
   
    “被王叹之发现了?”
    “嗯哼?你以为本大爷是那些低等的傻逼吗?发现苗头不对我就战略性转移了。”不过幸好小叹五讲四美三热爱,进门前还敲门问好,不然真栽了。这话封不觉是不会说出口的。
   
    “平时不是十分钟就能坑蒙拐骗一个灵魂吗,今天怎么这么慢喵?”
    “嗯……装了下绅士……”
    “喂喂,不要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
    “哼,”觉哥的眼里射出了轻蔑的光,“本大文豪是需要借口的人吗?”
    “……”
   

    “你准备瞒到什么时候?”阿萨斯打了个哈欠,然后低头掐爪一算,“都快九年了,你这躲藏技术我甘拜下风。”
    “哼,想当年,我也是和忍者神龟学过龟息的……”
    “闭嘴啦!这有什么关系!不要岔开话题!”
   
    封不觉往沙发上一摊,“不知道。”
   
    “如果不是伍迪那个混账趁着我处理小叹的事情松懈的时候暗算我,我至于瞒着小叹嘛?”封不觉平静的眼神扫过来,然后突然变成了淫笑,“如果你感到愧疚的话,不如变成大美女以身相许怎么样?”
   
    “给老娘滚远点!”
   
    “说实话,小叹不是也瞒着我他偷偷转职成了死神嘛。”封不觉耸耸肩,笑了笑“礼尚往来。”
   
    “可你发现了喵。”
   
    “那可不能这么算。”
   

看到最后的都是小天使!

评论(10)

热度(70)